学校团委

首页 > 部门信息 > 学校团委

老友

时间:2015-11-30 21:17:01  来源:团委  作者:

 

      人生得一益友,就如金佛开光,玉里带翠。
      他,是一个陪伴了我近十二年的朋友,闲来无事,我就与他“高谈阔论,把酒言欢”。虽然我们之间有不少相同之处,但也经常吵架,甚至不欢而散。但是人们又常说打是亲骂是爱,所以也就习惯了。
      一回到家,我便跑到书屋,与他相战三国、相知红楼、相闯西游、相见水浒。热切地讨论着这一回的爱恨,那一章的情仇。你笑我太年轻,我笑他太轻狂。又是那丝毫不掩的蔑视,呈现了我与他针尖对麦芒的场景。
       有一次,我与他讨论学术,正当我口入飞瀑,巧舌如簧时,他的冷眼看过来了,我问他:“敢否一战?”他回到:“有何不敢,区区一介莽夫,何以畏惧。”我这小暴脾气,当时就忍不了了。正当我运气丹田之时,他的高谈阔论便已开始,惊人的是,他只用了十分钟简短的语言就推翻了我三十分钟的宏图大志。我当即便哑口无言,剩下的,只有佩服。
      益友便是这样,在你迷失出错的时候,会及时拉你一把,用看似愤怒却饱含热情的眼望着你,希望你能及时的悔改。我的老友便是如此。
那一天,我把我的老友带给我的朋友,让他们相知相处,没办法,老友的个人魅力甚是大,堪堪几分钟便让他迷住了。而这时,朋友的提议也让我不好意思,他说道:“让他陪我玩两天吧。”我便不舍得把老友送走了。
      可是,成全了别人的我,自己却难受了起来,虽然老友留下其他的伙伴来陪我,可我还是想他。以至于想的睡不着觉,即使睡着了,梦的也是他。
      这样的感觉,竟让我如少女情窦初开般。
      忍了一个星期的我,终于忍无可忍,提上“家伙”便要去与另一朋友“决一雌雄”。我把其他的伙伴介绍给他,又废了十分的口舌才把老友拿回来,这让我内心着实像有骏马在奔驰啊。
       不管怎么说,老友好歹是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 回到家,我把分离的痛苦全部倾诉给他,他若有所思,呈现了一篇《分别,只为更好的相见》的文章,也让我着实感动。
      作文写到这,内心便浮出了真相:书亦老友,老友亦书。
       没错,是他与我相互争锋,是他与我高谈阔论,是他与我针尖麦芒。是他,一切都是他。
       人生,得一益友,便知足矣,便锦上添花,便人中龙凤。书亦我有。人生的这一老友,足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