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团委

首页 > 部门信息 > 学校团委

我的书,我的梦

时间:2015-11-30 21:13:4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 

泛黄的纸页,有些模糊的字迹,年代久远的味道总是沉稳地透着神秘的隽秀。一壶香茗,一本古书,沉静了自己的梦。 ——题记
第一次听它,是在表姐绘声绘色的故事里,刘姥姥那滑稽可笑的模样。《红楼梦》第一次闯进我年幼懵懂的脑袋里种下了一粒小小的种子。再后来,一次偶然的相遇,洁白高大的书架上它小小的影子紧紧的吸引了我的目光,鬼使神差的让我央求母亲买下了它。那是一本青少年的略缩本,那一年我11岁。
“少不读红楼”母亲总是这样说,可我却不管不顾的看起了它,不过自是看了一会儿便搁舍下了,许是脑子不够灵光,未能理解母亲那句话的深意。
虽说看不懂深意,可11岁的我也从中读到了林黛玉的悲切,贾宝玉的无奈,薛宝钗的聪慧,王熙凤的狠毒。里面的故事情节环环相扣,像一条细长的丝线穿起了一粒粒璀璨的珍珠,完成了便是一件旷世奇宝。
很早便听说《红楼梦》流传的并不完全,并非出自一人之手。14岁的我有了读全本的能力。咦?看完之后,后四十回怎么不如前八十回好看了呢?哦,原来不是出自一人之手。记得因此还闹了一笑话。因为大了,那本薄薄的青少年版红楼已经满足不了我的胃口,因此打电话向远在北京的舅舅要红楼的全本,舅舅便把他上大学是所读的红楼转送与我,我喜滋滋的接过来一看,咦?怎么后四十回合前八十会还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呢?便问舅舅怎么回事,能不能给我一个人写的红楼?只记得当时舅舅哈哈大笑道:“我可没这本事”
舅舅拿回来的红楼,我来来回回翻了几遍。我不敢说我对红楼有什么独特的见解,更不敢在这里班门弄斧。很多人觉得小孩子根本读不懂这本书。可是,在我心里它是本书,就是用来度的,用来懂得。
读过红楼的人印象最深的不必说一定是林黛玉。她是曹雪芹笔下的工笔美人有事满腹经纶的大才女,一首《葬花吟》不准哭岁了多少人的心。她的悲惨命运,在每个人看来是可怜、可叹,甚至有些可恨。
初中毕业的那一个暑假我有故地重游翻了一遍红楼,不觉之中便被带入那个世界。金醉纸迷的帝都中的宁荣二府就在眼前,大观园中宝玉与众姐妹的嬉笑声就在耳边。可是,不一会儿一切都变了,宁府被炒,贾母身亡,凄惨的哭声,落魄的贵族,以往的繁荣都在那一刻灰飞烟灭。
一滴两滴泪水打在泛黄的纸页上,内心的悲怆之情不知从何而来,竟有些止不住。我在哭什么呢?是林黛玉的相思死?宁府的抄灭?凤姐的亡故?众人的生离死别?也许是,也许有不是。
梦中红楼,红楼一梦。我爱我的书,我爱我的梦。